来自 博美娱乐网址 2018-07-04 18:19 的文章

初步了解也是最终真相那天晚什么都没有发生孙

医生看着孙小乔,点了点头,“情况并不严重,都是皮外伤,只不过你丈夫的脑袋里曾经留下一颗随时都可能致命的子弹,无法取出来,还是需要多加注意的。”
 
    孙小乔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崔闫玺被推了出来,那颗子弹……当年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他明明告诉她,子弹安全的取出来了,他为什么要说谎,让她歉疚一辈子岂不是更好吗?
 
    崔闫玺,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第246章 爱要怎么说出口
 
    三年前的婚礼现场,她精心策划得一场婚礼闹剧,只因她想要他的一句我爱你,我愿意。
 
    而他没有,他说,‘我娶你不是因为我爱你,你若不嫁,现在还可以滚。’
 
    他崔闫玺就是这么冷血无情的一个男人,她恨,所以她拿枪指着自己的心,逼他说我爱你三个字。
 
    后来她一直都在想,那个时候的她,真是太轻狂,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也是那一枪让她彻底明白,她永远都得不到他。
 
    崔闫玺去夺她手里的枪,两人的争夺中,早就想要干掉崔闫玺的人趁机开枪,只是对方判断失误,子弹是朝着她飞来的,最后一刻,他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用他的身体来护她周全,那个时候,她觉得他就是她的天。
 
    最后,那颗势不可挡的子弹打入他的脑袋里,让他当场晕倒。
 
    也是在那一刻,孙小乔发誓,再也不逼着他说我爱你,她以为他保护她,为她死,这就是深深的爱,可醒过来的他,却是依旧的冷若冰霜,冷酷无情。
 
    甚至对她,更疏离厌烦。
 
    整整三年,他和她说的话不超过三十句,甚至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她,父母逼着生孩子,他一句人工授精,她点了头。
 
    ……
 
    病房里,崔闫玺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孙小乔趴在床边似乎睡了,她紧握着他的手,他感觉到上面的湿润,动了动手指,是她眼角的泪。
 
    孙小乔感觉到他手指的活动,猛然抬头,看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先是低头仓皇的擦掉脸上未干的泪痕,在他面前掉眼泪,那就是自取屈辱,她很不想听到他那些往她心口扎刀子的话。
 
    两人的相处方式一如既往的清冷,孙小乔冷嘲热讽的揶揄他,“出门身边一个人也不带,就是为了去见心上人啊,这一见还真是遭天谴了,命差点都搭上。”
 
    崔闫玺只看了她一眼就扭过头不再看她,她说什么他也都只当什么都听不到,一言不语。
 
    孙小乔无趣的冷笑着,她的男人,为救一个喜欢很久的女人躺在医院里,这都是人家心甘情愿的,她瞎操什么心。
 
    想到刚才医生说的那些话,孙小乔不禁问他,“你脑袋里的子弹是怎么回事?”
 
    崔闫玺没有任何反应的闭着眼睛,像个聋哑人一样,完全的对她置之不理,无动于衷。
 
    孙小乔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个死人样子,她对他怒吼,“崔闫玺,我问你,你脑袋里的子弹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终于有了反应,睁开雄鹰一般锐利的眸子看着被自己气到浑身发抖的孙小乔,冷冷的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孙小乔看着他,心里难受的厉害,有的时候她真的恨不得疯狂的打他一顿,但她知道,即使她动手打他,他还是会像一块千年不化的冰山,任由她一个人撕心裂肺,“那个时候你不是告诉我,已经取出来了吗?为什么刚才医生说……”
 
    “出去!”崔闫玺一个字都不会和她解释,冰冷的对她命令,看都不看她一眼。
 
    孙小乔站在病床前,酸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残忍冷血的他,她再也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她歇斯底里的对他发泄心里的怨恨,“崔闫玺你为什么不去死。”
 
    他紧闭着眼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看不穿他心里在想的是什么?说都不知道,他的心是冷的,是冰的,还是疼的。
 
    直到孙小乔离开病房,崔闫玺才睁开眼睛,他怔怔的望着门口的方向,出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的是什么。
 
    一直等在病房门口的仲立夏和明泽楷看到孙小乔出来,仲立夏焦急的问她,“他醒了吗?”
 
    孙小乔看着仲立夏,她很不明白,像崔闫玺那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喜欢像仲立夏这样清汤挂面一样的女人?
 
    看来她是真的很不了解他的。
 
    “醒了。”说完,她不留一丝牵挂的离开。
 
    仲立夏和明泽楷一起进了病房,除了说不停的感谢,仲立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崔闫玺看着明泽楷,嘴角微微上翘,“好久不见,我的情敌。”
 
    明泽楷笑着,对于他关键一刻的挺身而出,抛开其他,他还是想说,“谢谢。”
 
    “别,我纯粹是为了救我喜欢的立夏,当时可没想她是你老婆。”
 
    “那还是要谢谢。”
 
    仲立夏在旁边听的很无语,看看躺在病床上孤单的他,“小黑,不是,崔闫玺,其实孙小乔很爱你的,她刚才走的时候……”
 
    崔闫玺打断了仲立夏的话,“你们回去吧,我这边有人照顾,这件事情真的不必放在心上。”
 
    仲立夏想劝的话只能收回去,因为崔闫玺心里都很清楚,他也不想听其他人说什么,他非常有主见,该怎么做,怎么走,他的每一步都很清晰。
 
    明泽楷和仲立夏一起离开,一路上仲立夏心事重重,明泽楷刚才都还没责备她,“以后没我的同意,不准和他见面。”
 
    仲立夏没好脸色的白了明泽楷一眼,真是的,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瞎吃醋,要不是因为他那点儿破事,她根本就不会再见到小黑,小黑也不会现在躺在医院里,让她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
 
    “你听到没有?”仲立夏不说话,明泽楷再次问她,逼着她回答。
 
    仲立夏和他说,“首先,初步了解也是最终真相,那天晚上,你和孙小乔,什么都没有发生,孙小乔那么做,无非就是误以为,崔闫玺心里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我,她才决定试图破坏我们的婚姻。”
 
    明泽楷打转方向盘,将车子停到路边停车位,看着仲立夏,确认她刚才说的话,“真的?”
 
    仲立夏很郁闷,“你是猪啊,自己的身体有没有情况,你自己都不知道吗?真是很让人无语。”
 
    明泽楷反驳,“你还说我,到现在你不都是不知道我和你的第一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吗?要不是有血的见证,你还死不承认呢。”
 
    “我……”她是到现在都装作不知道的好不好。
 
    不过也可以理解他,毕竟那天晚上他被喝安眠药了,浑然不知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
 
    “反正现在你是清白了,小黑却因为我受伤了,我觉得对他很不好意思,过会儿回家煲汤来给他送过来吧,他虽然是黑道老大,那么多人都听他的,也很怕他,可他好像很孤独,身边连个贴心照顾他的人都没有。”
 
    明泽楷听仲立夏说完,心里认可,但嘴上不同意,“他有老婆,怎么就孤独没有人照顾了,用不着你。”
 
    仲立夏把自己发现的那个秘密告诉明泽楷,“你没发现吗?其实他们很爱对方,却都很嘴硬,也可能是有苦衷的吧。”
 
    明泽楷不信,“少来,他明明喜欢的就是你,不然他怎么会拿命救你。”
 
    “拜托,人家小黑都说了好不好,是谁他都会救的,和我无关。”
 
    “呵呵,我不信,反正你要和他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