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美娱乐网址 2018-04-10 10:54 的文章

用墨汁十分敷衍的写着流氓犯的三个大字的木牌

 前十几年相同的人生轨迹,从这一刻起就发生了转变,两条岔路的分开,也意味着每一个人的路,都将渐行渐远。
 
    与郝翠华的好运不同,顶上了流氓帽子的顾铮,就在对方拿到了招工通知的那一天,被委员会的人员草草收拾了一番,就拉上了厂区内用于开大会时才会使用到的礼台,接受群众的谴责以及再教育。
 
    这简直是这个一片祥和的工厂区中的典型,让那些早已经失去了受思想教育热情的人群,又再一次的打起了精神。
 
    三班倒的工人下了班之后就响应车间的号召急匆匆的向着这边赶来。
 
    厂区家属楼中的妇女们,也怕到了没有位置而早早的拎上家中的马扎与小凳,希望自己能够在大礼堂中占到一个能近距离观望的位置。
 
    至于很长时间都没有再露面的王主任,也再次的将眼镜架在了鼻梁之上,打算在开教育大会的时候,能够将场内群众们的思想品德的提升,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
 
    这是他担任厂区纪律委员会主任以来,终于找到了自己工作方向的值得纪念的一天,至于之前那些被拉去开过大会的典型们,他们谁也没顾铮的罪过这么惊爆眼球不是?
 
    高台上还是空空荡荡,那些‘思想觉悟颇高’的人们却早已经提前赶到,如此人头攒动的景象,除了每月定时的各个厂子发福利的日子,要在平时,这种千人汇聚的情景发生在这群啥事都不管的工人之间,那简直不敢想象。
 
    浑浑噩噩被带上礼堂的后台,上台前胸前还被挂了一个木牌的顾铮,压根也不知道,在礼堂前,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还在期望着有一个正经八百的愿意相信他的组织或是个人过来,询问一下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这个乱糟糟的世界中,每一个人都是自身难保,又有谁会去顾忌一个心思敏感的男孩的内心呢?
 
    于是,被拖上高台的顾铮,猝不及防间就将厂区内除了正在上班的工人外的所有人员,都认识了一遍。
 
    而那些如同化成了实质一般充满着鄙视,轻蔑以及无数种恶意的眼神,也让这个从昨天晚上一直就没缓过来心神的男孩,崩溃了。
 
    于是,本人退散,被要求接手烂摊子的顾铮就穿了过来。
 
    龇着牙的他在清楚了现如今他所在的节点的时候,却从鼻孔中喷出了对于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轻蔑的一声轻哼。
 
    这也叫个事儿?
 
    对于一个只要不要脸点就能解决的现况,对于现如今的顾铮来说,那简直就是毛毛雨。
 
    台下的闹哄哄依然如旧,在现场试图让场内群众安静下来的王主任的头上,都急出了一层薄汗。
 
    看来这位也是位没啥能力的主,这要是威望足够,只要本人站在台上,台底下就应该是颇给面子的鸦雀无声才是。
 
    仅仅一个环顾,顾铮就大概了解了他今后命运的决策者的大概性格,这也让他接下来的行动,更是有底气了三分。
 
    就在这个大人哭小孩闹的时候,顾铮动了。
 
    他突然就将胸前的那个并不大的,用墨汁十分敷衍的写着流氓犯的三个大字的木牌,给当头举起。
 
    用破釜沉舟一般的气势,在略显空荡的大礼堂的高台上大吼了起来!
 
    “我有罪!今天!我要在众位父老乡亲的面前,坦白的交代我犯下的流氓的罪行!”
 
    “我将接受人民的审判!让有罪的我受到更猛烈的教育吧!!”
 
    这孩子是疯了吧!
 
    看到场内如此的反应后,顾铮知道他第一步成功了,这个高举着牌子的男人,用英勇就义的表情深情的凝望着做着后退状的王主任。
 
    “主任!请让我继续认罪!”
 
    “哦,哦,你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