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美娱乐手机端 2018-07-27 08:24 的文章

刚刚被王承恩扶起的崇祯挣脱后者顺手捡起那把

  她太美了,美得令人心悸。
 
    这一刻杨庆能想到的只有倾国倾城这四个字。
 
    尤其是那一身华丽的宫装衬托着她的容颜,使得国色天香这个词同样无比贴切。
 
    在杨庆灼热的目光中,她害羞得低下了头,然后在几个宫女簇拥下走进乾清门,就在她即将隐入暗处时,又蓦然回首,杨庆下意识地抬起手,但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细雨落下,一名宫女赶紧打开竹伞,紧接着她的倩影被这名宫女挡住,很快就走下门内的台阶看不到了。
 
    “那是何人?”
 
    杨庆顺手抓过一名跑路的小太监急不可耐地问道。
 
    “哪里来的……”
 
    那小太监怒喝。
 
    但他的怒喝随着杨庆把他提起的动作戛然而止,被后者单手举起的他紧接着换上了一脸谄媚的笑容,杨庆同样笑着把他放下。
 
    “请问公公,那女子是何人?”
 
    杨庆和颜悦色地再一次问道。
 
    “将军连坤兴公主都不认得?”
 
    那小太监说。
 
    “坤兴公主?不是长平公主吗?”
 
    杨庆愕然道。
 
    “长平?咱大明就没有过长平公主,上就三女有封号,坤仪公主早就去世,再就是坤兴和昭仁二位公主,昭仁公主才五岁呢!”
 
    那小太监说道。
 
    杨庆愣了一下……
 
    “公主,别进去!”
 
    他骤然惊叫一声,然后直扑向乾清门。
 
    “大胆!”
 
    随着一声怒喝,守卫在门前的武装太监立刻端起了火绳枪。
 
    杨庆立刻停下举起双手,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
 
    在乾清门前和两侧的汉白玉栏杆上,至少有二十支火绳枪在向着他瞄准,而且有几支已经迅速点燃了火绳,其他那些也在点燃火绳,他举着手换上一脸平静的笑容,然后缓慢地向后退着。
 
    那些武装太监保持着瞄准的姿势,看着他的后退。
 
    杨庆一直退出三十米,笑眯眯地做了个挥手告别的动作,一个标准地向右转骤然间开始了狂奔,话说进乾清宫又不只这一个门,刚才那些送饭太监走的就是不远处一处小门。在那些武装太监疑惑的目光中,一直跑出数十米的杨庆紧接着就冲进那处他们看不到的小门,沿着一条甬道继续向前,很快他的左侧就出现一道侧门,只不过这道门是紧闭的,他用尽全力撞了一下却没撞开。
 
    撞不开就爬。
 
    他紧接着退出门廊,却发现这墙爬也很困难,毕竟人家设计的时候就没考虑过让他爬,好在他的弹跳能力今非昔比,在后退一段之后,经过十几米助跑的他伴着一声大吼,全力地跳跃让他一下子起来三米多高。半空中他的双手立刻抱住了一侧突出的檐角,坚固的木料轻松承受住他的重量,然后凭借同样今非昔比的力量他轻松地爬了上去,踩着瓦片继续向上很快到了顶。
 
    堪称宏伟的乾清宫全貌立刻展现在他面前。
 
    但可惜坤兴公主已经不见了。
 
    他向下连跑几步纵身一跃落到地上,然后向着乾清宫全速狂奔,很快顺着台阶冲上了台基,就在同时一群武装太监也拿刀冲过来,而在他们背后闭着门的乾清宫大殿内突然传出一声女人的惨叫。杨庆脑子里瞬间什么都没了,他看都没看那些拿着刀的武装太监,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般径直撞过去,一下子把两名挡住他的太监撞飞,然后他又一头撞开了乾清宫的大门。
 
    紧接着里面一个拿着剑,身穿红色龙袍,头顶戴翼善冠的男子出现在他视野。
 
    很显然这就是大明皇帝陛下了。
 
    崇祯疑惑地看着杨庆。
 
    而在他脚下倒着的正是坤兴公主,只不过左臂已经被鲜血染红。
 
    杨庆俩眼血红地直冲进去,还没等那些太监反应过来,就一肩膀撞飞了崇祯,在王承恩惊恐的目光中抱起坤兴公主,一把撕下她的衣袖,在她茫然的目光中迅速开始包扎她的伤口……
 
 第四章 简单粗暴
 
    “别怕,就是皮肉伤!”
 
    杨庆看着那双美目语气温柔地说。
 
    “谢,谢谢!”
 
    坤兴公主艰难地说道。
 
    她那苍白的脸上,显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她本能地想离开杨庆的怀抱,但却一下子触碰到了正在包扎的伤口,紧接着发出痛楚地呻吟,然后就仿佛耗尽全部力量般,虚弱地倒在了杨庆的胸前。
 
    “大胆狂徒!”
 
    蓦然间杨庆背后一声暴怒的吼声。
 
    刚刚被王承恩扶起的崇祯挣脱后者顺手捡起那把剑,毫不犹豫地向着杨庆的后背刺出,而杨庆却连看都没看,侧身避开的同时,小心地为坤兴公主完成包扎的最后一步。就在崇祯向后抽剑的同时,他右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其手腕,紧接着略一用力,在崇祯惨叫声中剑就到了他手中,还没等崇祯反应过来,剑刃已经压到了他的脖子上。
 
    而就在同时杨庆也抱着坤兴公主站起身,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站住,后者实际上已经昏迷,毕竟她那种柔弱的体格失血过多这是必然的结果。
 
    “快把剑放下,伤着万岁诛你九族!”
 
    王承恩用颤抖的声音说。
 
    崇祯也老实了,站在那里用阴沉的目光看着杨庆,四周那些武装太监手足无措地看着这一幕,毕竟皇帝被挟持这种事情谁也没经历过。
 
    “陛下,您连自己的妻女都不能保护,还能诛谁的九族?”
 
    杨庆鄙夷地看着崇祯说。
 
    不过他手中的剑可没放下,这时候那些持枪的武装太监也赶到,他可不想被打成筛子,就算火绳枪那也是枪啊,说起来崇祯也够可怜,身为一国之君,到这种时候身边总共也就只剩下这几十个太监了,此外还有一个领着个小女孩的美妇,估计是袁贵妃和昭仁公主。崇祯在召见坤兴公主前就已经打发走了他那几个儿子,让他们各自去投奔包括国丈周奎,成国公朱纯臣这些他觉得还能信赖的大臣,当然,这些人紧接着把他们献给了李自成,而周皇后跟他哭一通之后也找地方上吊去了,所以这些人都不在这里。
 
    杨庆的话让崇祯脸色一黯。
 
    “尔为锦衣,当尽忠以卫社稷,何敢挟持圣驾?还不把剑放下?念你也是心切于公主,若能将功折罪,护陛下脱身,陛下当使尔公侯万代。”
 
    王承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