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美娱乐登录 2018-10-28 14:36 的文章

不说是城中村都有些抬高这片的棚户区到处都是

 “苏锐,我不能连累你。”柯凝像是想起了什么,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坚定。
 
    这些年来,那个充满恶趣味却极有耐心的神秘大少,一直在和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柯凝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这个大少发现,然后继续逼得她不得不继续前往另一个地方。
 
    凡是她就职的公司,都会被那个大少派人砸了办公室,凡是和她亲近的同事,都会被人威胁恐吓,越是这样,柯凝也越是不敢再和其他人发生亲近的联系,否则的话,她的厄运就会传导给其他人。
 
    那个大少似乎根本不急着看到柯凝就范,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直接将柯凝掳走,可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他就想等着柯凝向他低头的那一天。
 
    想到了这一点,柯凝更加不愿意和苏锐同行了。这个男人曾经让她心生情愫,她又怎么可能让对方因为自己而身陷险境?
 
    “我又怎么会怕你连累我呢?”
 
    苏锐淡淡一笑,继续拽着柯凝的胳膊往前走:“不光是我,哪怕换做是任何一个战友站在我的位置,他们都不会退缩的。”
 
    柯凝听的心中很是感动,可是,在感动的同时,理智并没有被湮没。
 
    “苏锐,你真的不知道那个家伙有多厉害!”柯凝还在极力劝阻,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担忧:“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也不知道我有多厉害。”苏锐笑着说了句实话,但是在柯凝看来,他更像是在开玩笑。
 
    当然,如果柯凝知道苏锐曾经做出以一己之力血洗五大世家的壮举,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苏锐……”柯凝还想拒绝苏锐的好意。
 
    “别说了,柯凝,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丢下,否则那些昔日战友们还不得砍死我?”说到这里,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来:“我就不相信,这一个小小的源江市,还能变成龙潭虎穴?都只不过是一群浅薄的井底之蛙罢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柯凝也知道,无论自己再说什么,苏锐都不可能改变心意。
 
    事实上,如果确切的说,自己之前和他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可是,这样的萍水相逢,却换来如此回报,让柯凝的心中早已溢满了感动。
 
    时至今日,和当初的暗恋时节已经相距了好些年,现在的柯凝知道,自己也许对苏锐的感情并没有上升到爱的高度,只是单纯的喜欢。
 
    在过往的这些年里,苏锐之于柯凝,完全就是疲惫时抬起头,天上那颗闪亮的星星,看不清,也遥不可及。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神秘大少能够打-砸你所就职的任何一家公司,却偏偏放过了这一品茶楼?”
 
    苏锐有些不解,如果按照那个大少的行事风格,这个百年老字号茶楼得被砸烂很多次才对,又怎么会让柯凝在这里呆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柯凝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以为是这间茶楼的老板比较厉害,让那位神秘大少也有些忌惮。”
 
    这也算是一个猜想吧,正是这个猜想,导致柯凝在这里一呆就是近两年的时光,为了安全起见,哪怕被老板娘欺负一点也忍气吞声了。
 
    这些年来她已经漂泊了太久太久,真的不想再换地方了。
 
    “一定还有别的原因。”苏锐分析道:“也有可能是那个大少觉得不耐烦了,对你彻底放弃了。”
 
    “希望是吧,那样我就解脱了。”柯凝怅然的说道,这些年来,因为那个神秘大少的刻意刁难,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挫折与哀伤。
 
    可是,无论生活给了她多少苦痛折磨,柯凝的眼神仍旧明亮,这种明亮,就意味着希望。
 
    这个曾经的军中绿花、身材堪比国际超模的姑娘,只要愿意服软,那么就可以享受到无尽的荣华富贵,变成人人羡慕的金丝雀。可是,她并没有选择那一条更加轻松的路,而是坚守着心中最圣洁的那一块角落。
 
    “那个大少有可能会灰心会放弃,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应该还是有着其他的原因,不过这并不重要。”苏锐说着,拍了拍柯凝的手臂:“不管怎么样,我来了,就没人能再为难你。”
 
    这句话中充满着浓浓的自信,也给了人无限的安全感。
 
    柯凝轻轻的“嗯”了一声,心中还是有着些许的担心。
 
    当然,这是在担心苏锐会受到自己的牵连。
 
    可是,柯凝并不知道,如果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愿意点点头,那么他完全可以成为现在华夏最顶级的大少。
 
    “在你离开了沂州之后,又去过哪些地方?”苏锐问道。
 
    “大江南北几乎都走遍了。”柯凝无奈的苦笑:“北方,南方,甚至是西部,我都去过。”
 
    听着这些话,看着柯凝那仍旧明亮的眼神,苏锐脸上的阴霾开始渐渐堆积起来:“走过那么多的地方,都没能摆脱那个大少?”
 
    “是的,最快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要换一次地方。”柯凝捋了捋耳边的短发:“那段时间简直跟逃难差不多,所以,来到源江之后,我也算是过上了难得的安定生活。”
 
    苏锐的拳头已经紧紧攥起,眼眸深处涌出骇人的光芒来!
 
    不过这精芒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被柯凝发现。
 
    把一个姑娘逼到了这种份上,简直是没有人性!
 
    苏锐从来不会把自己当成救苦救难的救世主,但是,当他的朋友遇到了这种待遇,他就一定要站出来要个说法!
 
    要说法?怎么要?
 
    当然是用拳头来要!
 
    对于那个始终没有暴露过身份的神秘大少,苏锐相信,只要自己出手,他就不得不现形!
 
    两个人边走边聊,由于柯凝的心情好了不少,路上她还请苏锐喝了一杯奶茶。
 
    这是一片待拆迁的城中村,不,说是城中村都有些抬高这片地方了,完全就是改造后的棚户区,到处都是搭建的棚子,看起来实在是破败不堪。
 
    苏锐深吸了一口气:“柯凝,你就住在这种地方?”
 
    柯凝点了点头:“是的,这里租金便宜,一个单间,一个月只要三百五十块。”
 
    要知道,那些大城市里有很多所谓的“求职公寓”,大概就是一套三居室里挤得下十几张上下铺,住满三十几人,那仅仅一个床位一天至少二十块,包月虽然便宜些,但也要四百块!
 
    在这个年头,三百五十块,柯凝能租到什么样的单间?苏锐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出那房间的模样了。
 
    苏锐有些难过,问道:“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点?”
 
    “生活所迫啊。”柯凝把杯中的奶茶喝的干干净净,然后扔在了棚户区门口唯一的垃圾箱里。
 
    那垃圾箱其实已经满了,很多垃圾袋堆在四周,虽然垃圾车每天来一次,但是这一个小小的垃圾箱完全不够用的。
 
    “这些年来一直在东奔西跑,连工资都没赚到多少,转业时部队虽然给了十万,但也早就花光了,能省一点就是一点。”
 
    苏锐听的心中越发难受了。
 
    但是,即便在这样漂泊无依的生活中,柯凝也仍旧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索,眼神仍旧澄澈而动人。
 
    尽管苏锐已经早有准备,但是当他看到那个所谓的“单间”之时,还是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