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美娱乐登录 2018-09-01 11:40 的文章

再仔细瞧瞧手中那个被他扶起来的孩子身上的麻

 叹了一口气的顾峥赶紧四下环顾了一番,却发现自己的身边竟是停了一副薄木棺材。
 
    再仔细瞧瞧手中那个被他扶起来的孩子,身上的麻衣颜色,可能是经久未曾更换的缘故,带着几分土色,但是仔细端量一番也不难发现,他身上确实是穿着白色的麻衣。
 
    这是在停灵?
 
    家中有人故去了?
 
    那现在顾峥要做的事情是赶紧将这个孩子找一个能够遮风的地方,暂时的安顿下来,然后赶紧将这个世界的委托人的记忆给接收了,才是正题。
 
 794 月有阴晴圆缺
 
    说干就干的顾峥,当机立断,抱着这孩子就拐到了棺材板的后面,那个棺材架起来的长条架子,在后方凸出了半尺见方的空隙,先将这孩子先搁置在这里,也总比躺在地上受凉的好。
 
    待到顾峥做完这一切之后,自己也没从棺材后边出来,他直接就蜷缩在墙边,闭目接收起了属于这个世界的委托人的记忆。
 
    待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扶了一下额头。
 
    他就知道,就没有一个是能捡现成便宜的世界,这个世界怕是要从头再来的节奏了。
 
    只不过,翻身难度稍微有点加大了,因为与以前各个世界委托人孑然一身的状况完全不同,这一次的他还要带着一个拖油瓶。
 
    哦,就是那个早已经晕倒的小孩子,在这个艰难的世道中讨生活了。
 
    那个孩子也不算是外人,是这个世界委托人师父的孩子。
 
    但是问题来了,顾峥将自己虽然大的如同蒲扇,实际上还带着几分稚嫩的手伸出来之后,就又叹了一口气。
 
    他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呢,十四岁,在现代,这个年纪,某些妈宝们还叼着奶嘴撒娇呢。
 
    怎么到了他的身上,就要扛上养家这么大的压力呢。
 
    嗨,不提也罢。
 
    还是赶紧将这个孩子的病,先给处理了再说吧。
 
    因为,依照记忆中的轨迹,再过不了多久,讨债的就要打上门来了。
 
    到那个时候,这个小院之中将不复现在的宁静,乱糟糟的又哪里有功夫去照顾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呢?
 
    做了决定的顾峥,抬手就将手指搭在了这个昏睡不醒的孩子的脉搏之上。
 
    跳动的还算强劲,但是带着一股子燥乱不平的脉象。
 
    这是心思郁结加上吹了冷风之后,风寒入体造成的急性感冒。
 
    只需要开一个简单的退热方子,就可以解决的。
 
    原本的委托人,他光顾着自己悲痛了,等到他发现跟他身后一起守灵的小师弟晕倒在他的脚边的时候,才算醒过神来,着急忙慌的给人弄上床了之后,正要出门给找大夫瞧瞧的时候,就被要债的人给堵上了门了。
 
    这个时候的委托人是懵菜的,师父死的十分的突然,是在自家的铺子中敲着敲着锤子就倒在了炉子旁边,瞬间就没有了气息的。
 
    师父什么都没有交代清楚就去了的后果,就是当这气势汹汹的债主都杀上门来的时候,委托人还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
 
    而这债主的身份,还十分的不好惹,乃是平县郡,郡守第四房小妾的哥哥。
 
    是一个惯会招猫斗狗的主。
 
    因为这人自身有着一把子蛮力,以及他那美艳的姐姐的缘故,平日间在县郡内是横行霸道,好不猖狂。
 
    按理来说,依照他的性格,本不会把一个铁匠铺子给看在眼里的。
 
    但是架不住,顾峥的师父他是个有本事的人啊。
 
    顾铮师父他原本是长安府库附属作坊中中的一员。
 
    在主造者的门下,专门负责锻造的流程。
 
    若不是在一次朝廷赶工的过程中,伤到了左臂,影响到了他出工的效率以及精密称度的话。
 
    朝廷的考工令大人是绝对不会将这样的人才放出官署铸造坊的。
 
    这还是他的师父使了不少的气力,塞了不少的银钱,才得以脱身的结果。
 
    再加上他跟朝廷存了报备,签署了自愿每月为他选定的落脚郡县铸造修理一定比例的兵器,这种不平等条约。
 
    他师父估计就是干死在官署工坊的命了。
 
    这样有本事,还曾经服务与官方的师父,他一落户到这长安城边上的小县郡的时候,那是相当的受追捧啊。
 
    别说郡县内的百姓,就这周围十里八乡,甚至临县的人们,在修复点精细玩意的时候,也会特意的拿到顾峥师父的铺子中,让这位巧匠瞧瞧。
 
    一时间,这个小小的铁匠铺是门庭若市,生意红火的有点打眼了。
 
    顾峥的师父是个精明人,否则他也不能从公家买卖里全身而退,还在这天子脚下的县郡优哉游哉的开起私人的买卖来了。
 
    当这这小铺子第一次迎来了眼热的恶霸上门找茬的时候,这位一身腱子肉的师父却是顺水推舟的就让这位气汹汹而来的地头蛇,成为了这间小铺子的入股人。
 
    干股,一成的利,比每个月定时的交保护费的关系……就更近了一层。
 
    这一步棋,走的颇为巧妙,一下子就让这个外来的师父,在这个县郡之中站稳了脚跟。
 
    不但这周围的各方势力不再主动的上门挑衅了,他还在日常的生活以及铺子的经营中,得了不少的便利。
 
    就算是顾峥本人,都要为这外粗里细的师父赞一声好了。
 
    可是坏就坏在吧,这般粗犷的汉子他偏偏有一颗细腻的心。
 
    这顾峥的师父来到这平县之后,凭借着自己的手艺将日子过红火了,自然就为自己取了一门可心的媳妇儿。
 
    两个人一人主内,一人主外,不多会的时候,就有了顾峥现在的小师弟。
 
    他人到中年,老来得子,不免就多想了一些。
 
    瞅瞅自己的年龄,干的还是三苦之一铁匠,再过几年,怕是就要拎不动锤了。
 
    那个时候儿子还小,是不是能接他的班还要另说。
 
    但是他家的铺子就要面临一个青黄不接的局面了。
 
    贵重的器皿打不了,他并不在意,最多不过是少赚点。
 
    但若是官方的那个百分之二十的定量没有完成,那才是有大麻烦呢。
 
    现如今的朝廷与匈奴那是摩擦不断。
 
    小皇帝年纪不大,脾气确是相当的强硬。
 
    据说当年他还小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先帝将他的亲姐姐给送去匈奴和亲了。
 
    自此以后这心中就存了一口气,憋着劲儿的要找那边的麻烦。
 
    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就算是有一点苗头,底下的人也要可劲儿的干。
 
    耽误了什么都不能耽误兵工的冶炼,而他修理标准制式的兵器的活虽然不大,但是那也是官方的干系不是?
 
    所以,防患于未然的顾峥师父,还真就让他想到了办法。
 
    自从他心里存了想法之后,那是但凡有闲下来的时候,就在这县里边溜达。
 
    是义庄也去溜达过,乞丐庙也去观察过,人贩子那边询问过,周边的乡老里正的也没少拜访。
 
    终于让他在县城内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徒弟。
 
    那个只有十岁年纪,却长得十分高大的顾峥。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可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