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博美娱乐登录 2018-09-01 11:36 的文章

所有起立鼓掌的人都在面朝顾峥更有热情的观众

 场外的姜越泪流满面,他莫名的就为顾峥感到心疼,一个人的求胜心太强了,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可是再可怜,人家也不可能将得牌的机会让给你啊。
 
    就算最后一圈,顾峥一米也没有被人拉下,就算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跟第三名紧紧的黏在一起。
 
    但是他依然是超不过去的那一个啊。
 
    看得揪心十足的姜越,掩着脸面的就将头转到了一侧,铁汉柔情,他都不忍心看到最后冲线时,顾峥那失望的眼神了。
 
    但是就在他刚刚侧脸的下一刻,整个伦敦碗的上空,就传来了一声整齐的惊呼:“哦!!”
 
    电光火石间,转过头来的姜越就看到了位于第一和第二位置的英国和埃塞俄比亚的选手奔跑的臂膀就打在了一起,让互相干扰的他们,就被延迟了那么0.2的秒数。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工夫,就被位于第三的伯汗选手给抓住了。
 
    他倒腾着他那细长的瘦腿,如同最灵巧的羚羊一般的蹿了上去,一下子就成为了最后两百米的领跑者。
 
    而埋着头一无所知的顾峥……自然也是跟上了啊。
 
    “哇哈哈哈!”
 
    “苍天啊,大地啊,你总算开眼了一次啊,咸鱼翻身了啊!”
 
    铁主任一把就抱住了领队,两个人激动的那是抱头痛哭啊。
 
    他们几乎是在倒数着这最后的一百米冲刺,看着后知后觉迅速调整过来的那两个人,就在顾峥的身后你争我夺的朝着最后的终点线冲刺了过去。
 
    “啊!天呢,我们看到了什么,来自于不同国家甚至是不同大洲的四位选手,几乎在同时撞上了终点线。”
 
    “最起码,凭借我这拙略的眼神,可是看不出来其中的差距的。”
 
    说这话的记者有点违心。
 
    若是说三四名的差距不大的话还有人信。
 
    但是位于第一位的埃塞俄比亚的兄弟以及第二位的顾峥,他们两个人的领先优势那还是相当的明显的。
 
    最少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大概,可能,也许?
 
    反正泪眼昏花的铁主任就认定了,顾峥不管怎样就是这场比赛之中的冠军了。
 
    至于其他的人怎么判,那就依照成绩来说话吧。
 
    果不其然,当终点线变色裁判将最终的结果读出来的时候,顾峥的成绩终于也尘埃落定了。
 
    一个令人惊喜的第二名,万米决赛的银牌获得者,男子田径史上第一位获得此项比赛银牌的中国选手。
 
    终于让中国长跑项目在这一届的世锦赛上,实现了零的突破。
 
    无论从哪一点上都是值得庆贺的。
 
    有时候,金牌真的没那么重要。
 
    没看现如今的体育场内,所有起立鼓掌的人都在面朝顾峥,更有热情的观众们,临时抱佛脚的跟周边的中国朋友学习了一下顾峥这个字的汉字发音,从而现学现卖的在场内大声的吼叫了出来吗?
 
    “顾峥!”
 
    “顾峥!加油!”
 
    你是最棒的。
 
    对于现场这些人的反应,顾峥是压根都不曾预料到的,现在的他正扶着膝盖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呢。
 
    这家伙累的呦,当初就不应该逞能,你说把你能的,为了一万块钱值当的吗?
 
    顾峥自动的忽略了他那幼稚的好胜心,当他再一次的直起身来的时候,就端上了他最为得体儒雅的微笑,朝着那些真心实意为他摇旗呐喊的观众们奋力的挥舞起了手臂。
 
    在这一刻,身旁的冠军获得者,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选手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计时器,那上边明明记录的是自己的赛会成绩,怎么搞到最后,反倒像是这位名叫顾峥的选手获得了冠军一样呢?
 
    不明觉厉,那也要握手啊。
 
    在顾峥友好的递出手来的时候,这位被他曾经追成了狗的非洲兄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伦敦,走好不见!
 
    下回您再参赛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啊,我提前……换跑道。
 
    这位非洲兄弟的心思顾峥哪里知道啊,他在放开了对方的手之后,就迎接到了更多双的手。
 
    此次前来参赛的各路选手们,都纷纷的涌上前来,打算跟这位令人钦佩的长跑运动员好好的握上一次。
 
    而就在这个当口,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就抛在了顾峥的脑袋上边,待他转头往相应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武装到牙齿的贝俊,正端着dv朝着他拼命的打着手势。
 
    绕场来一圈吧!我心中的英雄!
 
    ……
 
    ‘咔嚓!’
 
    时间就被定格在了这一刻,而这一张可以被载入史册的照片,就这样被记录在了相机之中,成为了经典。
 
    7的伦敦,为顾峥带来了太多太多。
 
    荣耀,金钱,都比不上在此过程中收获的汗水,泪水以及无处不在的关心有爱。
 
    让饱受孤寂之苦的他,直觉的心中满满当当,高兴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真好,咱们在启程前再来做一次任务吧。
 
    这可真是聪明之举,趁着高兴,承受能力也相对的能强一些啊。
 
    与顾峥一同前来伦敦的笑忘书,就在这个昏暗的被窝中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点点金光腾空而起,就如同没有了雾霾的伦敦星空一般的璀璨。
 
    这样的美景人间难得,但是顾峥却早已经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一惊艳的场景。
 
    因为一睁眼的他早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他的第十七世界的征程早已经正式开始了。
 
    “呜呜呜……”
 
    耳边传来了悲痛的呜咽,声音稚嫩,气息微弱,听这个意思怕是不大好了?
 
    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情况的顾峥,下意识的就将头转向了那道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却是发现,在自己的脚底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成了一团,浑身瑟缩的好不可怜。
 
    看来哭声就是这个小孩子发出来的,看这模样,顶多四五岁的年纪。
 
    身上穿得竟也是齐整,虽然是麻衣葛带,上下短打,但是却不曾补丁摞着补丁的,十分不堪。
 
    但是,蹲下身子的顾峥将手掌**上了这个孩子的额头的时候,却只觉得烫的吓人。
 
    难怪他满脸通红,双眼紧闭,竟是连起身的力气都不曾有了。